薄荷叶不凉

你不看他怎么知道他在看他。

心动了

JAR(疯狂跳墙:

虽然说要高考了
但是在学校里突然蹦出的脑洞
家里有一件类似的连体睡衣 觉得自己应该能够手工制作出来(蜜汁自信)
所以记录一下 暑假就计算一下材料开始制作了
大家觉得狗子的尾巴是肥点好还是瘦点好?
拖地好还是不拖地好?
尾巴足够肥的话 蜷起来 可以抱着肥肥胖胖的尾巴睡觉

撩人不成(十七)

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肋间神经损伤,我大概是废了【不


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吃饭,不要熬夜,不管坐着卧着站着都要端正。


今天去针灸,晕针,把我妈吓着了。




魏婴再睁眼的时候,朦胧间能看见从窗帘后透出来的微光。身后的人还睡着,均匀的呼吸打在魏婴脊骨上,手臂搭在魏婴腰上。


昨天发生的事情魏婴一件没忘,除了昏过去的那几分钟,其他一切都历历在目。以前小说里写的什么早上起来被干的那个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要想一会儿才一脸惊讶然后羞愧难当——屁咧!都是自己干出来的事儿怎么可能想不起来!


魏婴的手被蓝湛压在被子里,但无所谓,魏婴此刻一动也不想动,他知道只要稍稍一动肯定会痛得不行,还是等蓝湛醒了给自己捏捏。不过得先穿上裤子,省得又擦枪走火,实在是受不住了。


魏婴脑子里好几件事情在同时思考,都是他自己故意放进去的,因为他得在蓝湛醒来之前给自己找点事做。


从窗帘射出来的光不是很强,大概不是正午。想拿手机看时间,但手机在床下的裤子里,麻烦,不拿。昨天下午差不多是六点多进的酒店,折腾了三个小时?有么?没有么?那就算我是九点左右睡着的,这个时间好早啊,一年来好像都没这么早睡过。那我平常自然醒是十点左右,那现在差不多是七点。还好,似乎能赶在今天之内到家——如果我真的走得了的话。应该能走吧,要是蓝湛还不让走那是不是可以报警?话说接下来两天我是不是上厕所会很痛苦,心理生理两方面的。


就在魏婴的脑子已经飘到今天早饭吃什么的时候,蓝湛醒了。蓝湛睁开眼睛,视野里是魏婴细白的后脖颈子,鼻子出气把盖在上面的碎发吹开,然后把脸埋进去深吸一口气,满腔没睡醒的恋人味道。


魏婴被后颈的热气烤得酥麻,缩了缩脖子。蓝湛抬起脸,顺着魏婴的颈后一路吻到肩头,又吻到耳畔,手臂收紧使两人之间所剩无几的距离进一步消失。魏婴很喜欢窝在蓝湛怀里的感觉,但又怕擦枪走火误事,就用屁股拱了拱蓝湛。正巧把蓝湛兴奋的东西贴在两坨肉之间。


魏婴一动也不敢动了,心里郁结。


“蓝湛啊,我今天必须得往回赶了,你知道吧?”有点未清醒的沙哑和鼻音,像撒娇。


后面没有声音,过了两秒才听见“嗯”的一声。


魏婴知道蓝湛大概是舍不得,心一横,“那你介不介意……帮我把裤子穿上?”


那个炙热的东西蹭了蹭,蓝湛发问:“怎么办?”


“啊呀,早上……这种事情很正常嘛,就像平常一样放着不管就好了嘛!”


蓝湛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气音,魏婴背对着他看不见,但听起来蓝湛绝对是笑了。魏婴想转头看一眼他难得笑起来的样子,却扭了脖子。


身后的人起身,带走了身后的热度,魏婴有点冷。


衣物被一件件捡回来,蓝湛刚把魏婴内裤套上,就被魏婴伸手阻止了还要套外裤的动作。


魏婴艰难地翻身,趴好。吩咐道:“蓝湛,帮我揉揉,要不然没法开车。”


蓝湛的手就轻轻落在魏婴身上,在酸痛的位置按压揉捏,魏婴不禁飘飘然,身上舒坦,鼻子里又哼起曲子来。


魏婴哼的歌蓝湛完完整整听完了好几首,手上的动作停下,“好了吗?”


“没有!二哥哥再捏捏!”语气活像个三岁的孩子。


又过了一会儿,魏婴看时间实在是不早了,才哼哼唧唧撒娇:“蓝二哥哥,帮我把衣服穿上。”


蓝湛仍旧是不恼,把魏婴翻过来拽到怀里套上裤子,又面对面环着魏婴的腰给他套上衣服,连睡乱了的发型都被仔细拢好。魏婴留恋地蹭蹭徘徊在发顶的手,摸过一旁蓝湛的衬衫也往蓝湛身上披,一遍给他系扣子一边想,要是每天早上都能和这个人这样起床就好了。


但今天是不得不走了。


起来洗漱道别,在门口魏婴犹豫再三,明明撒娇都撒了却不敢要一个吻别。这次一别,魏婴回夷陵,蓝湛回学校,下次见面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tbc



【忘羡】蓝曦臣有个秘密

可爱!!

引了个凤:

蓝曦臣一直有个秘密。


他能看到他家弟弟的内心。


 


1.


在蓝曦臣的眼里,蓝忘机的肩膀上总是坐着一只小小的缩小版的蓝湛。


然而这只缩小版的蓝湛似乎只有蓝曦臣一个人能看见,连蓝忘机自己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这只小蓝湛团子长得大头小身子,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肥嘟嘟软糯糯,可爱极了。


尤其小团子还和蓝湛本人的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看过去俨然是一大一小两张相同的小俊脸,相同的面无表情。


嗷——好萌呀!蓝家大少的哥哥魂觉醒了。


 


蓝曦臣暗自在心里给这只缩小版蓝忘机起了个名,叫蓝小湛。


 


 


2.


但蓝小湛和蓝湛其实不同,它总会做出一些蓝忘机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比如在小的时候,蓝启仁给他们细讲蓝家的三千条家规,蓝曦臣就眼睁睁看着他家弟弟正襟危坐一脸严肃,而蓝小湛却默默坐在蓝忘机脑袋上,哈欠一个接一个。


蓝曦臣心里暗笑,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能不能听懂都不一定。


等蓝启仁讲完了放他们离开时,蓝曦臣走出院门,问五岁的蓝忘机:“是不是有点无聊?”


乖孩子蓝忘机顿了一下,才说:“没有。”


然而他脑袋顶上的蓝小湛正板着一张脸,狂点头。


蓝曦臣:“…………”


 


 


3.


蓝曦臣渐渐发现,自家弟弟其实是个心理活动挺丰富的孩子。


虽然蓝忘机本人总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可是只有蓝曦臣能看见的那只蓝小湛,还是……挺活泼的。


——比如。


离云深不知处很近的一个山头上有不少兔子,很多蓝家的小弟子都喜欢对这群小白团子摸摸抱抱,可蓝忘机从小就不做这种事。就算兔子都扒到他腿上了,他也只是冷静地看着。


蓝曦臣:“……忘机,你要不要抱抱它们?”


蓝忘机严肃地摇了摇头。


蓝曦臣:“……”为什么不抱,你肩头那只蓝小湛都已经跑到兔子堆里打了好几个滚儿了啊!


蓝曦臣耐心地劝说:“你抱抱它们吧,你看它们这么喜欢你,都快学会爬树了。”


蓝忘机这才慢慢弯腰,小心翼翼地拎起一只放进怀里。蓝小湛大概是高兴了,心满意足地坐回蓝忘机肩上。


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一下下轻轻地摸着兔子,眼里明明是很温柔的目光,偏偏却要板着脸。他忍不住笑了。


 


 


4.


后来,云梦江氏的魏无羡来姑苏求学了。


蓝曦臣是第一个发现自家弟弟有些不对的人。


 


那日彩衣镇水鬼作祟,蓝曦臣带的人手不足,就回云深不知处找蓝忘机帮忙,结果要走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江家的大弟子和少主。


魏无羡远远就朝他们这边喊道:“蓝湛!”


蓝曦臣知道那是蓝忘机的同窗,便也转头去看自家弟弟的回应。


可蓝忘机似是很厌恶这位魏公子,皱着眉头看了那人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这真是奇了,他弟弟一向是规规矩矩待人有礼,几乎从没对谁表现出过这么严重的嫌弃。蓝曦臣心里一好奇,又向他肩膀上的蓝小湛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蓝小湛目不转睛地盯着魏无羡,双手捧着小圆脸,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目光里的感情那是……十分之复杂。


蓝曦臣内心:……???


这时魏无羡一行人也已经走近了,简单介绍后,魏无羡笑嘻嘻地说:“泽芜君,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啊?”


蓝曦臣这才如此这般地把事情对他们说了一遍。


魏无羡:“捉水鬼我会呀!泽芜君捎上我们成不成?”


蓝曦臣眼睁睁看见蓝小湛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蓝忘机本人还是一副板着脸的样子,说道:“不合规矩。”可他虽如此说,肩膀上的蓝小湛盯着魏无羡的眼神却越发期待起来。


蓝曦臣……蓝曦臣只能笑而不语。


魏无羡却像是很想跟着他们一起去,又嬉皮笑脸地争了两句,连江澄也开始帮着他说话,蓝曦臣这才当机立断道:“也好,那多谢了。准备一下一同出发吧。”


等他们走了之后,蓝忘机皱着眉问蓝曦臣:“兄长为何要带上他们?”


——因为蓝小湛都已经高兴地摇晃脑袋了呀。这么你情我愿的事为什么不答应?……


 


云梦多水,有经验老道的江家弟子相助,果然力半功倍。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船底有水鬼后,众人一片人仰马翻。混乱之间,蓝曦臣还是中途听见魏无羡似乎是对蓝忘机说了一句:“昨晚是我不对,我错啦。”


嗯嗯?蓝曦臣回想起前一天晚上,他的确是看见自家弟弟一脸愤然地冲向蓝启仁的书房,肩上的蓝小湛脸都红透了,双手捂在脸上羞得不行的样子。当时他还想这是怎么了,现在看来难道是和这位魏公子有关?


蓝小湛为什么会脸红?难道……


蓝曦臣不由自主地默默想象了一些非常触目惊心的画面,又默默地从脑海里抹去。


 


最后确定湖中水怪并非寻常水鬼,而是水行渊,一行人只得乘舟又回到镇上。


蓝曦臣一路上都在默默地想昨晚自家弟弟到底是和云梦的魏公子做了些什么,没注意到蓝忘机什么时候和自己站到一艘船上来了。


这时,对面划来一艘载满了金黄枇杷的货船。蓝曦臣的余光隐约瞥到蓝忘机肩上的蓝小湛非常蠢蠢欲动,便看了过去。


它眨着大眼睛看了看那一船枇杷,又回过头,眼巴巴地盯着江澄公子手里已经咬了一口的枇杷,肥嘟嘟的小脸上一半伤心一半不舍,一双大眼睛里几乎写满了两个大字:想吃。


弟弟居然喜欢吃枇杷?之前怎么没发现?蓝曦臣心里有些不解,便问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蓝忘机:“……”


蓝忘机:“不想!”


遂拂袖而去。


 


蓝曦臣心里真的好纳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为什么不买?


 


 


5.


再然后,便出了事。


一夜之间,云深不知处被烧,蓝家家主重伤,蓝忘机被打断一条腿,而他蓝曦臣则背负着拯救蓝氏藏书阁的重任隐名埋姓潜逃离开。


 


等他再次见到弟弟的时候,射日之征已经开始了。那时正听闻云梦江氏的大弟子失踪了,蓝湛虽然嘴上什么都不说,但蓝曦臣却能看见蓝小湛总是皱着眉坐在蓝湛肩上,动不动就满眼担忧地发着呆。


后来,听说魏公子没死,回来了,可弟弟也没见有多开心。


他本人虽脸上总是那么一副表情,蓝小湛却表现的低落极了,抱着小短腿靠着蓝忘机的脖子,没精打采的样子。


再后来,射日之征大获全胜。蓝曦臣也终于见到了魏无羡。那人一身黑衣立于修罗场中,彻夜横笛,笛音如飞鸟振翅冲破云层,万千鬼兵为他所控,所向披靡。


可魏无羡本人却变得和过去不太相同了。虽然他还是那般说笑打闹,但看上去却显得脸色苍白,眼角带煞,连以往没心没肺的笑容都显得有些阴冷。


 


蓝曦臣似乎有些能明白,为何自家弟弟心里那般失落难过了。


 


 


6.


魏无羡死了。


 


蓝曦臣把这个消息告诉刚出禁闭的蓝忘机时,几乎不敢看自家弟弟的表情,更不敢去看他肩上的那只蓝小湛。


那是无法描述的神色,不敢置信,万念俱焚,心如死灰,都不足以形容。他从没想过能在弟弟脸上看到那样的表情。


从那之后,蓝忘机再未笑过。


他肩头的蓝小湛也是。


 


蓝曦臣为弟弟能高兴一点简直操碎了心。


别人是看不出含光君有哪里不开心,可蓝曦臣就是知道,蓝忘机不开心。魏无羡死了之后,他就没开心过。


上次金麟台有一个清谈会,他们遇见了江澄,蓝曦臣还眼睁睁地看着蓝小湛气呼呼的把自己的小抹额拽到了眼睛上遮住,又扭了个身子屁股朝人,整个小团子都散发着“我不想见到江晚吟”的气息。


但蓝忘机表面上还是彬彬有礼地和江宗主互相点头致意。只不过本来就板着的脸,板得比之前更严肃了些。


蓝曦臣心里叹了口气,当然知道自家弟弟心里在膈应些什么。


 


蓝忘机不开心,蓝曦臣也难免忧心忡忡,满腔担忧无处抒发,只能向至交好友外加义弟的金光瑶吐一吐苦水。


于是蓝曦臣忧心忡忡,又带着金光瑶也跟着他愁眉苦脸起来:“二哥,你也别太担心了,忘机会走出来的。你这么一直念念叨叨,都有些像我小时候身边的那些老妈子了。”


蓝曦臣:“…………”


蓝曦臣哭笑不得:“是啊,我这个哥哥当得可真辛苦。”


金光瑶目光温柔,笑着道:“二哥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兄长。放心,你可是修仙界第一美男子,比老妈子要俊多了。”


 


 


7.


白驹过隙,十三年弹指而过。


 


那一日,蓝曦臣正要起身去参加金麟台的清谈会,却碰上了自家弟弟夜猎归来。


他站在门口,看着蓝忘机一行人站在院内,不由怔住了。


原因无他,只因他看到本应坐在弟弟肩头的那只蓝小湛背上居然出现了两只翅膀,正在欢快地绕着蓝忘机的脑袋一圈圈地飞!


蓝小湛正在欢快地绕着蓝忘机的脑袋一圈圈地飞!


蓝小湛!高兴得都飞起来了!


飞飞飞飞起来了…………


弟弟这是开心到了什么程度啊!要上天啊!


蓝曦臣惊呆了:“……”难道这是终于能移情别恋了的节奏吗,天哪我的弟弟终于要盼出头了!


蓝家大哥内心悄咪咪地热泪盈眶了,可脸上却立刻摆出完美的微笑,走出去迎上他们一行人。


 


 


8.


后来。


 


哦。


原来没移情别恋。


那只还是魏婴。


 


 


9.


再后来,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到一起,整个修仙界皆是大惊,可蓝曦臣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


自从他知道魏无羡被献舍重生之后,他就已经知道自家弟弟这回再也不会放手了。


……虽然,他们诉衷肠的方式比较惊天动地。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蓝小湛简直黏在了魏婴身上。


吃饭时,读书时,弹琴时……反正只要两人在一起,蓝小湛就时时刻刻都要贴着魏无羡。


蓝曦臣想起先前他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蓝忘机连在禁书室找个乐谱,心里那只蓝小湛都要站在魏无羡的肩膀上,张开短短的小胳膊扒着魏无羡的脸颊,还嘟着小嘴要亲。


真是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啊。


蓝曦臣:……没眼看了,我什么也不想说[手动再见]。


 


蓝曦臣真的好心塞。


以前他心塞,还有人能跟他聊聊天,开解他一下。现在……


蓝曦臣不由悲从中来,悲愤地闭关去了。


 


 


10.


插播一条消息。


 


有蓝启仁日记乱入。


 


【老夫这一生,最骄傲的便是门下有两个十分出众的学生。他们的品行修为、相貌气质无一不是出类拔萃。


小徒弟十三年前,为了当年的修仙界大boss闭关了三年,现在跟着那个大boss跑了。


而大徒弟,现在正为了今年的修仙界大boss闭关。


 


难不成我姑苏蓝氏真是神T在世?


 


……吾真乃日狗也。】


 


 


END.


 


1.本来只想写个傻白甜,结果万万没想到,该虐的地方还是没避过去【。


2.还有个设定没来得及写进去,是蓝忘机一喝酒,那只能表现他内心的蓝小湛就会消失。然后蓝二哥哥自己的行为就会……都懂。


 


 

啊啊啊啊

一个暗戳戳的小号:


白起最萌的地方在于,他特别特别接地气。
在他身上有很多现实直男的影子,醋醋地在意女主身边的其他男人,不那么会甜言蜜语,不懂那么多撩妹套路,面对恋爱关系的时候时不时地小文青,总不经意又情真意切地撩拨你的少女心,偶偶偶尔来个隐晦黄腔,他的言行特别真实,特别地气,不飘渺不虚幻,就那么活生生地捧着俗气玫瑰站在你家楼下,耳廓被日光灼得通红。
这样一个男生,是你我生活中能够奢望擦肩的人,他会别扭地试探你的心思,遮遮掩掩躲躲藏藏一不留神还是直接问出“你是不是喜欢他”;他羞于言辞可情至深处脱口出的字字都能重击心门;他会在乎你的喜怒哀乐尽全力给你温存结果又忍不住孩子气地以作弄你为乐;他渴望和你分享他的世界渴望你融入他的生活;他为你的眼光脱下万年一件的牛仔开始研究着装;他把你放在他的心尖尖上,小心翼翼又无比珍重地把你和他的信仰放在至高无上的神龛。
你是他透于细微处的喜欢,是涓滴长流,绵延不绝,从年少树下花前的初见,到相隔半生华发渐增,故事越写越长,他都还坚持着鼓动风场为你卷起一场夹着树叶的花雨,滑稽又浪漫。
而我,就是那个能让他这么做的女人

啊啊啊啊

鹔霜:

摸鱼摸鱼!有点糙....

杰大和杰大配的我最喜欢的角色们(*´艸`*)
迄今依旧记得当时听说杰大配顾帅时那个高兴啊!
顾帅,wifi,叶叶,白起起,都是心头肉肉(*´艸`*)

刚又发错号了...捂脸...

呜呜呜呜呜

桃花榴火:

十六岁那年的圣诞节,白起鼓起勇气把女主从教室里叫出来,想送她一条银杏手链❤





被当成了来收保护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