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不凉

你不看他怎么知道他在看他。

雪山魂

写纯情故事的加子:

你是谁。
我是。。。一缕魂魄吧。
你连着自己是什么都不确定吗?
我只是三魂六魄的其中一魄。
其他魂魄呢?
丢了。
为什么?谁弄丢了?
一个人。
什么人?
坏人。
你要找回魂魄吗?
找不回来了。
你要报仇吗?
不。
为何?
有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等一个人。
谁?
忘了。
你等他却忘记他是谁?
我只知道他很重要。
他是什么人?
我的至交好友。
好友?
亦是我心悦之人。
他什么时候来?
不知。
你等了多久?
三百年整。
那你要一直等?
不,不等了。
你等了他三百年,为何不等了?
等不了了。
什么?


那陌生魂魄转过身,宽大的白色道袍穿在他身上,在风中猎猎作响。温和一笑,如竹如玉如明月清风。
但是可惜了,是个瞎子。
白色纱布遮住双眼,血丝一点点在纱布上扩散开来。
他流了泪。
血红的。
他说。
我今天就要走了。
我没有问他要去哪里。我看到他的身体一点点淡去,消散在风雪中。
恍惚中我听见有人唤。
子琛。


我静立半晌,忽然觉得舌根有些疼痛,于是背好了身上的两把剑,慢慢下了雪山。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