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不凉

你不看他怎么知道他在看他。

撩人不成(十七)

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肋间神经损伤,我大概是废了【不


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吃饭,不要熬夜,不管坐着卧着站着都要端正。


今天去针灸,晕针,把我妈吓着了。




魏婴再睁眼的时候,朦胧间能看见从窗帘后透出来的微光。身后的人还睡着,均匀的呼吸打在魏婴脊骨上,手臂搭在魏婴腰上。


昨天发生的事情魏婴一件没忘,除了昏过去的那几分钟,其他一切都历历在目。以前小说里写的什么早上起来被干的那个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要想一会儿才一脸惊讶然后羞愧难当——屁咧!都是自己干出来的事儿怎么可能想不起来!


魏婴的手被蓝湛压在被子里,但无所谓,魏婴此刻一动也不想动,他知道只要稍稍一动肯定会痛得不行,还是等蓝湛醒了给自己捏捏。不过得先穿上裤子,省得又擦枪走火,实在是受不住了。


魏婴脑子里好几件事情在同时思考,都是他自己故意放进去的,因为他得在蓝湛醒来之前给自己找点事做。


从窗帘射出来的光不是很强,大概不是正午。想拿手机看时间,但手机在床下的裤子里,麻烦,不拿。昨天下午差不多是六点多进的酒店,折腾了三个小时?有么?没有么?那就算我是九点左右睡着的,这个时间好早啊,一年来好像都没这么早睡过。那我平常自然醒是十点左右,那现在差不多是七点。还好,似乎能赶在今天之内到家——如果我真的走得了的话。应该能走吧,要是蓝湛还不让走那是不是可以报警?话说接下来两天我是不是上厕所会很痛苦,心理生理两方面的。


就在魏婴的脑子已经飘到今天早饭吃什么的时候,蓝湛醒了。蓝湛睁开眼睛,视野里是魏婴细白的后脖颈子,鼻子出气把盖在上面的碎发吹开,然后把脸埋进去深吸一口气,满腔没睡醒的恋人味道。


魏婴被后颈的热气烤得酥麻,缩了缩脖子。蓝湛抬起脸,顺着魏婴的颈后一路吻到肩头,又吻到耳畔,手臂收紧使两人之间所剩无几的距离进一步消失。魏婴很喜欢窝在蓝湛怀里的感觉,但又怕擦枪走火误事,就用屁股拱了拱蓝湛。正巧把蓝湛兴奋的东西贴在两坨肉之间。


魏婴一动也不敢动了,心里郁结。


“蓝湛啊,我今天必须得往回赶了,你知道吧?”有点未清醒的沙哑和鼻音,像撒娇。


后面没有声音,过了两秒才听见“嗯”的一声。


魏婴知道蓝湛大概是舍不得,心一横,“那你介不介意……帮我把裤子穿上?”


那个炙热的东西蹭了蹭,蓝湛发问:“怎么办?”


“啊呀,早上……这种事情很正常嘛,就像平常一样放着不管就好了嘛!”


蓝湛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气音,魏婴背对着他看不见,但听起来蓝湛绝对是笑了。魏婴想转头看一眼他难得笑起来的样子,却扭了脖子。


身后的人起身,带走了身后的热度,魏婴有点冷。


衣物被一件件捡回来,蓝湛刚把魏婴内裤套上,就被魏婴伸手阻止了还要套外裤的动作。


魏婴艰难地翻身,趴好。吩咐道:“蓝湛,帮我揉揉,要不然没法开车。”


蓝湛的手就轻轻落在魏婴身上,在酸痛的位置按压揉捏,魏婴不禁飘飘然,身上舒坦,鼻子里又哼起曲子来。


魏婴哼的歌蓝湛完完整整听完了好几首,手上的动作停下,“好了吗?”


“没有!二哥哥再捏捏!”语气活像个三岁的孩子。


又过了一会儿,魏婴看时间实在是不早了,才哼哼唧唧撒娇:“蓝二哥哥,帮我把衣服穿上。”


蓝湛仍旧是不恼,把魏婴翻过来拽到怀里套上裤子,又面对面环着魏婴的腰给他套上衣服,连睡乱了的发型都被仔细拢好。魏婴留恋地蹭蹭徘徊在发顶的手,摸过一旁蓝湛的衬衫也往蓝湛身上披,一遍给他系扣子一边想,要是每天早上都能和这个人这样起床就好了。


但今天是不得不走了。


起来洗漱道别,在门口魏婴犹豫再三,明明撒娇都撒了却不敢要一个吻别。这次一别,魏婴回夷陵,蓝湛回学校,下次见面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tbc



评论

热度(115)

  1. 薄荷叶不凉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
  2. 韩漠漠黑椒酱这个名字好听又不麻烦 转载了此文字